uc書盟 > 天下第九 > 第九一五章 道非道,人非人

第九一五章 道非道,人非人

    “渡不此人我知道,聽說很囂張,想要霸占整個五行宇宙。”狄九說道。

    曹昔搖搖頭,“其實渡不此人囂張是有的,想要霸占整個五行宇宙的說法并不準確。渡不應該想要在五行宇宙稱霸,成為宇宙之主,而不是想要將五行宇宙據為己有。真正有野心的是他的弟子渡陌,此人是真的想要將五行宇宙煉化據為己有。只是他的野心比他的能力要大多了,失敗也是難以避免。”

    “渡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家伙?”狄九對渡陌很是好奇,很多事情都和這家伙有關系。

    曹昔說道,“其實我并沒有見過渡陌,渡陌稱王稱霸的時候,我早就隕了。或者說渡陌沒有成為渡不弟子的時候,我就隕了。我之所以聽說過渡陌的事情,是我借助鴻蒙重生后打聽渡不消息的時候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隕了?”狄九下意識的重復了一句,隨即就明白過來,曹昔應該是重生之軀。曹昔重生之軀都如此可怕,那渡不一旦重生,將可怕到什么程度?況且,渡不肯定不會就這樣死去的。

    狄九有些懷疑的看著曹昔,這個女人如此漂亮,又是和渡不同時代的兩個佼佼者,這個女人不會和渡不是相好吧?

    曹昔顯然不知道狄九的心思,自顧說道,“當年我僅僅是得到一道鴻蒙道則,而渡不得到了八道鴻蒙道則。渡不心里很想讓我也將這一道鴻蒙道則給他,以便成全他的徹底對宇宙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應該給了吧?”狄九知道渡不最后是有九道鴻蒙道則的,這是他從第九道則那里獲得的信息。

    曹昔搖頭:“我得到的鴻蒙道則,自然不會給他。我準備渡不一旦搶奪,我就算是和鴻蒙道則共滅,也不會給渡不。沒想到渡不不但要鴻蒙道則,而且還要我成為他的道侶。他說,宇宙中只有我才能配上他,并且給我一天時間考慮。

    我曹昔從未想過成為任何人的道侶,但我同樣清楚,我根本就不是渡不的對手。在五行宇宙中,只要渡不愿意,我無論逃到什么地方,都不會逃脫他的手心。我僅僅考慮了三息時間,就選擇了斬去鴻蒙道則,自隕。”

    狄九忽然想起了第九道則,之前第九道則逃逸的時候,他還真以為第九道則逃出了宇宙之主的手心。現在看來,事情并不是這樣。不是渡不找不到第九道則,而是渡不自己被弟子暗算了。否則的話,第九道則逃的再遠,怕也逃不過渡不的手心。

    曹昔繼續說道,“我自隕的時候很是干脆,根本就沒有打算重生。生命對我來說,只要活過就好了。況且我生于五行宇宙,自隕的時候一切潰散到五行宇宙,正是從哪里來,再回歸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狄九疑惑的看著曹昔,心說,你既然很是干脆,難道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你?

    曹昔看出來了狄九的疑惑,自嘲的笑了笑,“我雖然很是干脆的自隕,沒有半點求生意識。但我畢竟得到了一道鴻蒙道則,我的大道也是從鴻蒙道則和開天道韻感悟而來。我在斬去這一道鴻蒙道則的時候,竟然沒有徹底。只是斬去了鴻蒙道則的形,而沒有斬去鴻蒙道則的神。”

    狄九立即就明白了曹昔話的意思,震驚的問道,“難道你是借助鴻蒙道則重生的?”

    曹昔點點頭,“是的,我的確是借助鴻蒙道則重生的,所以后來渡不雖然收集全了九道鴻蒙道則,其實他只能說是收集到了八道半鴻蒙道則。我相信渡不后來應該會明白過來,只要他明白過來,他就可以將那半道助我重生的鴻蒙道則剝離走,讓我再也無法重生。

    事實是,后來渡不并沒有這樣做。我想只有兩個可能,第一渡不沒機會這樣做了,因為他已被他弟子渡陌聯合諸多強者暗算。第二渡不也許念在大家都是開天道韻修士,聚集開天精華而生,所以放了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狄九沉默不語,他還得到了另外一個傳聞,當初渡陌融合鴻蒙道則的混亂內界被人打開后,出現了八道鴻蒙道則,這八道鴻蒙道則被八名強者搶走。既然曹昔如此說,那就說明,當初有一個強者搶奪的鴻蒙道則是不完全的,應該只能算是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不是還需要尋找屬于你的那一半鴻蒙道則?”狄九問道。

    曹昔點點頭,“我重生后,第一時間就是打聽渡不的消息。只要渡不還活著,我寧可尋找一個僻靜的地方,徹底的隕去了。因為渡不只要知道我還活著,就不會給我第二次自隕的機會,而我連逃的地方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狄九心里暗道,這個渡不也太狂了一點,連別人自隕都不給。不過如果渡不沒有隕落,那他是渡不的對手嗎?

    狄九立即搖了搖頭,他肯定自己現在不是渡不的對手,就算是同級別的渡不,他也打不過。以眼前的曹昔相比較就知道了,比起渡不,曹昔根本就不夠看。而曹昔在合道圓滿可以碾壓他合道初期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狄九心情大壞。這些老家伙一個個都出來了,他見過的就有一堆,那渡不什么時候出來,他根本就不清楚。一旦渡不出現在他面前,他怎么辦?他構建了自己的宇宙規則合道完善后,真的可以對付渡不?

    曹昔沒有覺察到狄九大壞的心情,依然說道,“我發現渡不隕落后,這才想著沒有自隕。正如你說的那樣,我努力的尋找我的另外一半鴻蒙道則,希望我能在跨入第三步后,渡不僅僅才合道。這樣的話,我還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下落了嗎?”狄九趕緊問道。

    他也巴不得曹昔早點完善她的鴻蒙道則,跨入第三步。這樣的話,將來遇見渡不,也許曹昔還可以助拳一二。

    曹昔搖了搖頭,“我肯定那一半鴻蒙道則被人搶走了,而且隱匿在他的身上,否則的話,只要在五行宇宙,我就可以感應到。”

    狄九嘆了口氣,連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了。比起真正的威脅渡不來說,眼前捆住他的這些巨人根本就不算事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狄九才悠悠說道,“如果渡不重生了,恐怕你我都是他的盤中餐,這個宇宙難道就沒有人能制住他嗎?”

    曹昔沉默了一下忽然說道,“在躲避渡不的時候,我曾經遇見過一個真正有智慧的強者,我懷疑他和我們一樣,也是吸收了開天辟地道韻凝聚宇宙精華的修士。只是他從來都不透露他的來歷,我想如果將來還有人能對付渡不,也許只有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誰?”狄九脫口問道。

    曹昔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說道,“當初我見到他的時候,被他浩瀚無邊的智慧折服。而他在解答了我很多問題后,還發出了一句感慨,那一句感慨到今天我也牢記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什么感慨?”狄九感覺到渡不這個威脅后,心情大壞,耐心也少了許多。

    曹昔沒有在意狄九的急切,自顧說道,“道非道,人非人,憐我輩,多煎熬。我在重生一世后,才真正明白這句話的意思。”
新疆时时开奖号码走